五台山

我常想,如果那一天,我有了很多的自由时间,比如两个月以上,我应该会来五台山一趟, 当一个“居士”,五个台的寺庙,都住上一到两天。

早晨,天未亮就起床,到院子里听师傅们做功课,帮忙做早斋。吃完饭后,在寺院附近散步, 跟修行的师傅们聊聊天,感悟一下修行者的思想。或者帮师傅们种种菜,采采花。 中午用过午饭后,就告别这个台,起身前往下一个,慢慢的走,细细的看,感受蓝天、白云、 草地、骏马,以及高山狂野的风。傍晚的时候到达下一个台的寺庙,用过斋饭,天就黑了, 没有阳光的五台山特别冷,只能留在客房里,大通铺,很多旅行者都开始睡觉, 呼噜声此起彼伏,打扫卫生的老师傅最后一个进来,吃一个生萝卜,关灯,上床, 然后不停的念“阿弥陀佛…”。
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可能在过去某一天的某一时刻,我看到什么东西, 然后这个想法突然就冒了出来,一直存在着。就像我现在每年都会来五台山一样, 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,只是单纯觉得应该这么做。

五台山是我成长的地方,第一次朝台是我体力和意志力的一次飞跃。如果有人问我一些关于旅行、 关于户外的故事。我可能会给他讲讲我第一次朝台的故事,一个挺普通的故事,没有惊险刺激, 但对我却有很大的意义,它是我后来很多事情的精神起点。

出发前一晚,八个人在西站集合完毕,因为没买到卧铺,一上车大家就跑到车厢中部,坐在地上, 聊天,玩杀人游戏。到了半夜1点多,实在撑不住了,就开始坐着睡觉,后来看猿人他们钻到座位底下睡觉, 暗自赞叹这才是户外精神,于是也跟着学了起来,找了个座位钻了下去,穿着新买的、 未穿过的冲锋衣。一进去一股浓浓的脚臭味就扑面而来,强忍着,后来慢慢就睡了一会。不仅心想, 想拜见佛祖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早晨四点半,火车到站,天未亮,漫天星辰,很冷。出站坐上去鸿门岩的小巴车。第一次踏上山西的土地, 有点好奇,在路上就一直向外看,看山西是否跟传说中的一样到处煤灰。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 晃着晃着就到了朝台的起点:鸿门岩。下车,整理装备,出发去东台。

此时太阳刚从东方升起不久,日光照在东台的山坡上,一片金黄,无比神圣。上山路上, 会看到大大小小 的玛尼堆,我是第一次见这东西,知道它是藏族人民的一种信仰。于是也找了一块石头, 放到了其中的一个玛尼堆上,祈祷这次朝台顺利。

到了东台顶,天已大亮,但阳光还未温暖,寒风凛冽。到台顶的庙里,放下包,去看文殊菩萨的一个佛像, 很多虔诚的妇女在拜。诺大的一片五台山,都是文殊菩萨的道场,每个台都有他的一个分身, 掌管不同的事务。朝台的这两天,无论在哪里,我都觉得会有一股佛的精神力场在包围着这片大地, 在看着你,在感染着你。

东台下来,又回到了下车的鸿门岩,开始走上北台的漫漫长路,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起,阳光暖暖的, 晒到身上。昨晚睡两个小时觉的副作用立刻被唤醒。在公路上走着走着,竟然开始打盹,做一些断断续续的梦。 走路睡觉,我生平第一次有这种奇妙的经历。后来猿人看大家实在困的不行,就在中间小庙处路边休息, 小灵通在大马路上打起了呼噜。睡了十几分钟,继续赶路,我的脚,就在那时候开始疼了以来。

这次朝台,是我第一次认识鞋子的重要性,对一个行者而言,一双舒服的鞋子就是最好的装备, 这个观念尤其在下午脚疼的没法走路时更为强烈。从小庙开始,路开始上坡,风越来越大,三千米的海拔, 开始有点小高反,头疼。加上以前没走过这种强度的队伍,体力开始跟不上,慢慢拉到了队伍末端。 精神也开始有点涣散。不过还是坚持了下来,并且到了“华北屋脊”。

第一次到“华北屋脊”,很激动,毕竟这是华北最高点,虽然海拔只有三千多一点,但此去向东,直到海边, 已经没有比这还高的地方了。虽然风超大,虽然风很大,大家伙还是果断脱了上衣, 拍一张霸气的肌肉照。

终于,在中午时刻到达了北台顶,我感觉自己已经累得完全没了力气,头痛欲裂,山顶风超大, 也没有什么挡风的地方,所以我们稍微休息了一会,决定继续向前走,找一个离寺庙比较远的地方, 吃有肉的午饭。后来在北台下面的大草甸上,找了两块挡风的大石头,生火做饭,吃完。大家各自找地睡觉一小时, 彻底恢复一下。记得大家当时都在背风坡上睡觉,只有我一个果断走到了向风坡上,因为有阳光。 我已经没了精气神,需要放到阳光下晒晒,补补阳气。

五台山我去了三年,这一次午休,一直是睡得最爽的。我用冲锋衣把头全部捂上,脱掉鞋,风虽然大且冷, 但阳光抵挡了很多的寒气。风声在耳边怒吼,但我很快就在阳光下入睡,并做了一个梦。虽然我忘记了梦的内容, 但可以肯定那是一个正能量的梦,因为醒后我感觉是愉悦的,浑身又充满了力气。

Created At <2013-11-05 Tue 23:25> by Luis Xu. Email: xuzhengchaojob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