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次北京马拉松

上午培训,抽空看了下手机,10月30号,突然觉得这个日子有点特别,想了一会,想起是 珊姐的生日,于是登上QQ祝她生日快乐,然后聊了一会。毕业差不多一年半,一直没见, 经常说有空一起吃饭,但是周末经常有事或懒得动。这饭也一直没吃上,照这样,估计要等到明年去 参加她的婚礼的时候才能再见了。^_^

10月就要过去了,细想了一下,这个月发生了两个重要的事:1,国庆长假,回老家把亲订了,也差不多 结束了我妈长达一年的唠叨。2, 10月20号,跑了人生第二个马拉松。

去年跑完人生第一次马拉松之后,我就知道,马拉松这件事,将是我一辈子的事情。只要还能跑得动, 就会一直跑一下去,50岁,60岁,甚至70岁。

这并不是说我去年马拉松跑得很爽,寒冬腊月,糟糕的天气,毫无准备近似“裸跑”的参与。 加上鞋子也不是很好,完全就是自找苦吃。尤其过了24KM之后,有几个朋友在送补给,吃了喝了之后, 发现再也跑不动了,腰/脚都开始疼痛难忍,后十五公里简直是一种“生不如死”的感觉。

但是最终坚持了下来,这就是马拉松的魅力,事实上大部分参赛者在30KM之后都会体力到达极限, 但是“走也要走下来”是大部分人的选择,体力的煎熬和疼痛只有亲身参与过才能体验到。“走也要走下来” 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完全是另外一回事。

还好今年的硬件条件要好过去年,没了十八大,比赛恢复到了正常的10月份,天不冷不热,比赛前一天还 刮了一天风,把狗日的雾霾吹得那叫一个干净。国庆回京后,特意去奥特赖斯买了一双NB的跑鞋,本来 想买asics的,但是看上的那款1000,没舍得买,看到NB在打折,就买了一双中档的跑鞋。回来还专门去中央美院 试了一下,感觉还可以。

正所谓“万事具备,只欠東风”,20号不到5点就起了,做早饭,吃完跟女朋友坐公交倒地铁去天安门, 地铁里全是穿比赛衣服的“跑友”,所以我一直称其为“北京城一年一度最大的party”。

在前门跟队伍汇合,五个全马+一个半马,然后出地铁,跨越三个地下通道去比赛出发点。虽然在人数上可以跟世界 顶级马拉松赛事媲美,但北京马拉松的组织一直是被大家骂娘的。从领装备开始就可以看出北马组织的效率之低, 每年领衣服都是几个大妈在发衣服,半天找不到一件,经常要排几个小时的队。比赛当天也一样,从地铁口到出发点 总是得挤个三四十分钟。不过谁让出发点是天安门,安检工作肯定是要做足的,也是没办法。

八点,准时出发,由于与队伍失散,只能自己跑。跑出天安门广场,进入长安街,就看到N多人在起哄,往前一看, 皇城根下站满了一排人,在撒尿。哈哈,顿觉很有趣,后来看到一篇文章,“每年跑一次马拉松,不就为了在皇城根 下撒泡尿吗?”,十分贴切形象。如果历代帝王有知,肯定得气个半死。

没了队伍,一个人不知道怎么跑,就想在路上找个目标跟着,大约跑出两公里,看到一个三人队伍: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带着两个年轻人,一男一女,也就十五六岁。三人跑得不快,很匀速,看样子应该是比较专业的人。慢慢跟了一会,觉得 他们的速度比较适合我,就决定一直跟着。 就这样,跟在他们后面,跑到了第一个十公里。因为怕掉队,期间一直没有 喝水,直到他们喝了我才喝。前十公里他们一直保持10公里/小时的配速,可能觉得有点慢了,过了十公里后开始加速, 我觉得体力尚可,就跟着一起加速。

到了万泉河,年长的大哥去河边“放水”,我也稍微有点感觉,就跟着一起过去了,不过大哥嘱咐俩年小的还是一直 保持速度。不幸的是,放完水出来就找不到他们了,往前望去全是清一色的马拉松衣服,根本分辨不出来。无奈,只好 又一个人继续跑。

一个人跑,注意力就开始分散了,开始注意身边过去的各种人:一个外国美女,身高得一米八,跑半程,步子迈的超大, 每一步都感觉她用尽了力气,路遇另一个老外,夸她真厉害,她大吼“i am dying”;有个哥们,体重比较胖,竟然 还跑得挺快。还有另一对外国夫妇,得六十开外了,一起跑半程。路上还碰到一个赤脚跑步的队伍,很厉害,赤脚跑 公路还是蛮痛苦的。

我喜欢这样的经历,就跟旅行一样,这种在路上的感觉,我可以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无论年龄,无论肤色,或是喜欢热闹, 或是为了实现目标,或是为了一个承诺,或者,仅仅是对跑步纯粹的热爱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然后我们一起构造了 今年的马拉松故事。

有了去年后半段缺水的教训,在半程快结束的时候。我就在供给处拿了一瓶佳得乐,拿在手里跑,后来,就过了半程,好多 人在半程的时候努力冲刺。看他们完成了目标,很替他们高兴。想想我至少还要跑三个小时,腰开始疼起来。

(To be continue)

Created At <2013-10-30 Wed 23:25> by Luis Xu. Email: xuzhengchaojob@gmail.com